游战友俊仲号普洱茶总部

  “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户,十月蟋蟀入我床下”。

  5000多年前的祖先,在七月就开始感受人类最初的游玩和浪漫。

  “南宁旅游号”动车组正点徐徐开出玉林站,卸下背包,擦擦脸上的汗水,便开启“彩云之南”之旅,这次之旅,并不浪漫。熟悉的站台目送我们出发,“动力之都”慢慢地在我身后次第隐去。

  孤独的“南宁旅游号”载着不同目的旅客在黎湛线上奋力前行,旅行原本是温馨而又浪漫的,但有些旅行无法浪漫。这次“彩云之南”之行,便是孤独之旅。

  金色的阳光撒在金色的稻田上,断断续续地掠过窗外,稻田周围的分界线格外清晰,犹如非洲国家分界线一样平直。这在南方丘陵地区是常见的田园风光,云贵高原的“七月在野”田园风光又是如何?随着高速前进的列车,将会徐徐带出。

  一觉醒来,窗外再无平直的稻田分界线,取而代之的便是镶嵌在山坡上绿柔柔的甘蔗林和横直成行桔子树,看到斜坡上横直成行的桔子树,不禁让人想起佛门受戒过后和尚头上的戒疤。

  刚才的戒疤,想看都没有了,一出百色站,巨龙就开始穿山越岭,一会白天,一会黑夜,黑夜比白天多得多,慢慢地黑夜更长更久。只有在坳口处才能放目远望,现在那戒疤变成奢望了。车头的驾驶员,面对那扑面而来的隧道口,不知是如何感觉,毕竟列车是以每小时257公里速度前进,特别是在隧道中,两车相遇时,巨大的涡流让各自车身抖了一下,对向车又近在咫尺,驾驶员心理素质,绝对一流。

  “偶尔”天亮时,白驹过隙的是头顶绿帽的大山,大山半山腰有大把的房子,这便是云南的富宁了。

  富宁站附近的玉米地是顺坡自下而上耕种,几乎不用平整土地。这样就有大把时间上山打猎,下河摸鱼,参加各种聚会了。

  到广南时才发现,不能平整土地的原因,是因为在玉米地里就有露出地表50公分左右的石笋。

  一出石林站,感觉手可把云摘下来,再出隧道,便是蒙蒙细雨,外面下多大的雨都无所谓,巨龙有穿山甲功能,从南宁12点26分出发到现在,约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“晚间”穿越云贵高原。在南宁时,列车上显示外温是32度,到昆明站时显示外温是18度,按海拔每升高100米,温度下降1度来估算,估计昆明海拔应比南宁高1000米左右。昆明气温虽低,但巨龙正常回归到在地面上飞驰,能让人领略到城市的繁华和奢侈。是的,刚说完这话,印度的OYO酒店便略过眼前,开挂的印度人的这家酒店在中国在短短两年内也开挂———在320个城市里有超过10000家在营业。

  拖着疲惫的身躯,孤独地到达“祥云”站。一听这名字,似乎就是好兆头,如果是机场名字的话,估计周边的机场生意会被它抢了不少客。原来深圳市的那个机场叫“黄田机场”,一大早很多人不愿意往黄田(泉)机场路上赶,为了图吉利,只能舍近求远到广州白云机场出行。原黄田机场,因生意惨淡,遂改名为很吉利的———宝安机场。

  孤独走出“祥云”站后,不再孤独,多年不见面的朋友已等候多时。虽然容颜已改,音腔已变,但热情不减当年。

  “士别三日”应当刮目相看,我这老有一别差不多30年。不是刮目相看,而是要睁大眼睛来看。14年前他从山城重庆来到云南,云南西部能产普洱茶的各县他都跑了一遍,最后选择了海拔适中,光照充足,雨湿平衡的———南涧县作为普洱茶生产基地,生普洱茶原茶品相要好,熟普洱茶是经过发酵,好的普洱和唐朝审美观一样———外观丰满圆润,入口即想吞,吞后口舌生津。俊仲号的产品已实现1000多个品种倾销全国。

  普洱茶树,生长于海拔2000米左右的高山地带,温度低,雨雾较多,生长缓慢。种了6到7年的,只有三到五张叶子,树根和成人手腕粗的普洱茶树,大概有300多年的历史。目前发现普洱茶王大约出生在周武文王的年代,这棵茶王阅尽人间风雨,如今,依然精强力壮。这棵茶王高约4米枝展约3米,年产茶叶150多斤,共卖76万元,由祖传“四兄弟”均分。他经过“专家”鉴定,他胸前挂有名牌,他跟前立有高60厘米宽40厘米的鹅黄石,并印刻着———白莹山二嗄子茶王,俊仲号普洱茶原茶大多数就来自茶王附近的———白莹山。(待续)

  欢迎各位战友在2020年7月26日一起到俊仲号总部祝福俊仲号15岁的生日。

十大热门
活跃作者